位置:丹東新聞網 > 汽車消費 > 正文 >

丹東法醫張宇:《法醫秦明》竟然是他的同班同學

2019年08月07日 15:36來源:未知手機版

一帶一路版圖,丑皇易人北,福建武夷山

“2019年7月30日,雨, 男性尸體,衣著完好,已輕微腐敗。通過對尸表詳細檢驗,發現尸體頸前部、頸部兩側均有較深索溝,索溝表面有明顯的繩索紋路,索溝兩側經過雙側耳后向頸后方提空。初步判斷:該死者就是‘縊死’……”

這段文字是丹東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技術大隊副大隊長、法醫張宇工作日記中的一段。張宇與影視劇中法醫的形象不盡相同。他溫和而從容,甚至有些靦腆,在采訪過程中他一直面帶微笑。

“《法醫秦明》您看過嗎?作者秦明也是一名法醫。”記者問。

“我早就看過,秦明是我的同班同學。”張宇笑著回答。

“曲線救國”圓警察夢

從小,張宇就有一個警察夢。然而真正實現警察夢卻沒那么輕松。高中畢業后張宇被錦州醫學院錄取,醫學院畢業的學生,百分之九十會做醫生,自己卻是個例外。當醫生還是做警察,張宇矛盾不已。經過一番思想斗爭,張宇知道自己的警察夢依然鮮活,他暗下決心要當警察。

但是,如何將自己所學知識和警察這份職業結合起來,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。張宇咨詢導師、翻閱了資料,很快便找到了夢想和專業的結合點:做一名法醫。于是他重回考場,報考中國刑警學院法醫學系,功夫不負有心人,張宇最終如愿以償,成為一名法醫。

食不下咽的初體驗

工作以后,張宇才發現,真實的工作和想象中的不一樣。2015年3月,天氣剛剛回暖,張宇接到了一項特殊的任務,一位獨居老人在家中死亡,報警人是他的鄰居。鄰居聞到走廊里有奇怪的味道,以為是煤氣泄漏,于是報警。民警來時確認,老人已經去世多日。

張宇趕到時,還沒進入現場就聞到了一股惡臭。張宇戴上口罩、手套,穿上隔離服,只身留在房間內。處理完現場,張宇已經筋疲力盡疲憊不堪,回到家食不下咽。張宇說,很多同行都有一個習慣,那就是“洗衣服”,因為有些時候就算帶了兩層手套,腐敗的味道還是會殘留在手上,只有一遍一遍搓洗衣服,長時間浸泡在水中,才會讓味道逐漸消散。

撥開迷霧尋求真相

2018年冬天,某派出所接到市民報案,說小區樓下有一小伙被人殺害,尸體周圍布滿血跡。民警到達現場取證時,熱心市民七嘴八舌,有人說是情殺,有人說是仇殺,有人說這人不是咱小區的,肯定是拋尸在這兒的。出警的民警也被居民的說法影響,以為是殺人案。張宇接到任務到達現場,經過對尸體詳盡的檢驗后,確定死者是從高處墜落致死。既然是高墜死亡,那么是自殺還是被人推下樓?還是意外亡故?這些都不得而知。

不辭辛苦源于熱愛

采訪當天,因為臨時有案件需要處理,張宇和同事立即行動起來,拎起法醫現場勘查箱快步下樓出發,記者不得不中斷采訪,跟隨張宇來到東港市殯儀館。據殯儀館工作人員介紹,死者男性,1965年生人,系外省來丹東務工人員,房東在出租房內發現尸身,家屬目前尚未取得聯系,死者身旁留有遺書,推測是自殺身亡。了解情況后,張宇換上隔離服,戴上手套帽子開始工作。由于沒有聯系上家屬,而且案件不屬于刑事案件,這種情況下,未經家屬的同意暫不能解剖尸體。張宇介紹說:常規解剖尸體查明死亡原因后,之后還需對尸體進行縫合,盡力還原尸體原貌,表示對死者以及對家屬的尊重。

張宇日常工作中,處理的不僅僅是命案及各種非正常死亡的尸體,更多的是物證檢驗鑒定。通過現場物證,比如礦泉水瓶、衛生紙、毛發、體液等,經過技術手段檢驗出人體所蘊含的遺傳信息,分析出在場人員的基因信息,從而為偵破案件提供技術支撐。在崗位中,張宇極少有準點下班的時候,加班加點已是家常便飯。越是節假日他就越忙碌,他說自己最多連續兩個星期在單位工作,曾經一周7天工作在7個地方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gnbob.live/qichexiaofei/32156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